财富是一个人思考能力的产物

2016.08.03 12:32

gainianba-ad

hhxx

以推崇理性的著名作家安兰德的名言为题,某天受到一位投资专业人士在闲聊时所发感慨的启发:这样的时代和这样的市场很容易造就财富新贵??因为在资本市场将知识和决断能力转换成财富比实业更快更明显。

如果您有过投资经验,不管是失败还是成功,您肯定知道投资有风险,风险在于不确定性。面对扑朔迷离的市场,面对众多而又纷杂的信息,人们容易感觉无所从,思维的作用在于清楚地认识自己,识别机会并且采取合适的行为。这个过程既抽象又具体??这也是本书的特点之一。抽象在于它包括投资领域众多理论和概念,具体又在于作者以哲理故事、名人故事以及身边发生的真实案例来阐述其观点和理念,娓娓道来让人容易理解,功夫颇深,这得益于作者多年的投资经验和总结。看似简单的小故事和精简的总结,字字珠玑非常耐人寻味,值得反复琢磨。

投资的思维是一个大的概念,在投资思维的路途中,没有绝对的对错之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理解,而最终正如作者所说“殊途同归”。作者用6年的时间,凝练了经历的人生和投资的领悟,去除了市场中的浮躁,用娓娓道来的思辩性语言向我们讲述了一个又一个投资问题的思维逻辑。

在这个思维体系中,包含了投资的理论、信念、技术以及投资者的行为分析和应用,最终将落脚点放在了我们都梦寐以求的圣杯上,其实最大的圣杯莫过于复利,“复利增长的概念其实回答了一个实现持续性增长的现实问题,稳定的一致性获利正如龟兔赛跑的故事,缓慢并不见得一定会与没有潜力或者好的结果划上等号。”

在书中,作者对市场的理论方面进行了深入的思考,比如行为理论、混沌理论以及市场波动等,其实这种思考更侧重于应用和理解市场。例如,针对羊群效应,我们作为投资者要“以平静的借鉴心态看待羊群效应,将自身置于更加广阔和宏观的环境中进行思考,避免对于未知领域的盲从是在投资的路途上始终高挂的一盏明灯”;而面对市场的波动,我们更应该明白“思维在体会波动带来的不断选择的乐趣的同时,也在继续思考着对于市场的波动正如游泳或骑马,随波而动,保持在市场的汪洋中那一份均衡”。

除了对于理论的理解以外,对于技术分析、基本面分析的应用也提出了不同的思路和想法。比如在技术分析中,作者更加看重趋势的作用,也把技术分析仅仅看作攀岩的支点而不是全部,在此基础上还对K线的含义进行了有趣的探讨;对于基本分析,作者强调了能力所能够涉及的范围,“选择我们熟悉的和能力范围内的在一定程度上也就避免了赌博式的猜测”。

从思维的角度解析投资,将投资抽象化又具体化再抽象化,这个境界很像书中作者采用的例子:禅宗中有著名的见山是山与见山不是山的公案。公案系出于宋代吉州(江西)青山惟政禅师的《上堂法语》。他说,老僧三十年前,未参禅时,见山是山、见水是水;乃至后来,亲见知识,有个入处,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而今得个休歇处,见山只是山、见水只是水。“此语正是悟道的三种境界。作者系统的学习过投资理论,最终又将自己多年实践的体会形成文字,每篇文章均寓意深刻而又不显得浮躁,毕竟经过了数年的沉淀。笔者看完本书仔细琢磨其中一些道理和案例,悟得不少道理。

作者书中描述著名的日本马拉松选手山田本一如何凭借智慧和坚韧屡次获得比赛的故事让人印象深刻。2006年和2007年有多少狂热的股民在赚钱效应的鼓动下蜂拥进入股市,在经历了数次大跌之后又有多少人惨淡退出呢?投资是一个更长期的马拉松,跑完全程笑到最后的才笑得最美。狭义来讲,投资的目的是积累财富,广义的财富包括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长期来看,财富是一个人思考能力的产物。

投资的成功需要思维。正如《投资是一种思维》书中所写:“什么样的理念常会决定投资者的思考方式的不同。思考方式的不同,决定了行为方式的不同。理念的思考不仅仅要关注于我们思维本身,还要关注我们自身行为背后隐藏着的没有看清楚的想法。理念更多是对于投资本身的逻辑思考,没有信仰的生活或投资会让人无所适从,不断战胜自我的门槛就是投资水准日益提高的过程。”

总之,看这本《投资是一种思维》,恰似经历一次思维的旅行。

 

财富是一个让人纠结的词。很多人爱它,也有一些人烦它,还有一些人因求之不得或得到太多而恨它。财富不仅是专业人士的琢磨对象,而且是越来越多的普通人的关注对象。其中伴随的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大家通常把注意力放在如何发财上,很少去思考财富本身,思考财富的本质与源泉。

在中国古字中,财是由两个字合成的,“贝”+“才”。

作为海贝的贝壳,在古代的贸易结算中充当一般等价物。换句话说,“贝”就是钱,钱是宝物,所以“贝”作为钱,就是“宝贝”。“贝”的这种特殊含义,在汉字中留下了重重的痕迹。许多含“贝”的字都与财经活动有关:除“财”之外还有货、账、贾、贷、贸、购、贩、贮、贵、贱、赚、赔、贪、贫、资、费、赊、赎、贡、贿赂等。就“财”而言,其一半是“贝”,即钱。

另一半则是“才”。所谓“才”,是指每个人特有的先天的禀赋与后天的能力。人与人之间在“才”上的差异,决定了人与人之间在“财”上的差异。英文中对应中文“才”的,是一个常见的、源于希腊语和拉丁语的单词:talent。但是,不太周知的是,在古代西方,尤其在地中海沿岸的希腊、罗马和希伯来等地,talent是货币的名称,叫塔兰特。读过《塔木德》的人,如果留心的话,不难发现这一点。

上面这两个东西方的小掌故向我们传达了一个重大却被忽略的信息,那就是,不论在东方还是在西方,“财”和“才”密切相关,准确地说,“财”来自“才”。就是说,财在根本上是某种精神的、物质的、无形的、内在的东西。“贝”是物质的,“才”是精神的,“才”是“贝”的源泉,“才”与“贝”组合起来就是财富。

什么是正确的财富观?财富的本质是什么?它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已故著名女哲学家爱茵·兰德有句名言:“财富是一个人的思考能力的产物。”(Wealthistheproductofman’scapacitytothink.)这个看法再千真万确不过了,也完全符合上述东西方关于财富的传统认识。

兰德这一论断的含义是,财富是思考与观念的产物。不是体力或物质,而是脑力才是人类的财富积累与生存状况不断改变的真正源泉。如果与人的思考与观念不相关,财富是不会自然增长的;财富的增值靠的不是力气,而是思想力;具有高附加值的商品是因为其中凝聚的体力劳动多吗?显然不是!这样的附加值一定不是来自体力,而是来自隐藏在思想与才干中的创造力。束缚创造自由、限制人的潜能的自由,就意味着选择贫困。

所以,有追求的投资者应该明白,财富是思想的产物。说得形而上一些,追求财富的过程,是脑力与自然同步的过程,是审慎思考、正确判断、耐心等待、合理行动。投资就是用头脑中的投资理念去顺应财富的自然之道,当两者合辙了,财富就产生了。同步的程度越高,持续的时间越长,流淌出来的财富就越多。从这种意义上讲,财富不是可以追求的产物,而是思想力与财富的自然之道同步化过程中的产品。由此,我们也常常发现,许多人并不是职业的投资者,但是他们充分地展现了属于他们个人特有的、基于头脑的才干,他们也获得了巨额的财富,如一些球星、歌星等。当这些人的天赋相等的时候,是思想力和内在的品质决出他们的高低,也决定了他们之间在财富上的差异。如果一个人投资很成功,大家会说,这个人挺有脑子的;但是不会说,这个人挺有力气的。

今天,投资正在成为获得财富的日益重要的途径。不同的是,其中有严肃的、职业的投资者,也有业余的、随意的投资者,还有敏感的投机者。每一个人都在投资,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的投资家。既然投资与每个人有关,那就应该花些时间,花点心思,去理解财富、理解投资。很多投资者的失败,其根源多半是不思考、不善于思考甚至不愿意思考,做得太多,而思考得太少。价值投资之父本杰明·格雷厄姆说过,要想在投资领域取得成功,必须具备两个条件:“第一、正确思考;第二、独立思考。”这里要补充的是,只有独立思考,才有可能正确思考,这一做法的结果,是形成适合自己的投资哲学。

0 0 0

东方智慧,投资美学!

我要投稿

申明:本文为作者投稿或转载,在概念股网 http://www.gainiangu.com/ 上发表,为其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投资决策请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

< more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9
暂无相关概念股
暂无相关概念股
go top